通知公告
似水年华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八中校庆 > 似水年华
“我”的价值—— 张雯
发布人:管理员 信息来源:张雯 发布时间:2016-08-23 10:35:05 阅读次数:1217次

“我”的价值

——国际部 张雯

    时光荏苒,一转眼便是一年的光阴。去年的此时,在紧张忐忑的情绪下成功加入了这个大家庭。过去的近一年并非如期待般,有一种忙碌是说了别人觉得矫情,道了别人也不会理解。但在这忙碌的同时却体会到自我价值的实现与快乐。

    孟子曰:“君子有三乐,而王天下不存焉。父母俱存兄弟无故,一乐也;仰不愧于天,俯不怍于人,二乐也;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,三乐也。君子有三乐,而王天下不与存焉。”[3]一乐家庭平安,二乐心地坦然,三乐教书育人。孟子把教书育人作为人生三乐之一,孟子认为做教师是达到了事业的最高境界,既能实现培养人才、为国效力的伟大抱负和豪迈壮志,又体现了爱生如子、求贤若渴的诚挚情怀。 这听起来虽是大道理,但作为每一位教师都一定会有这样的体会——传授知识的喜悦、学生功成名就的自豪和“恨铁不成钢”的父母情。

    相反,意志薄弱的教师不再安于教师的“清贫”,选择“孔雀东南飞”,躲开那些渴求知识、嗷嗷待哺的学生;也有教师“心在曹营身在汉”,拿着教师的工资却不履行其应有的义务,这样的教师,孟子的“得天下英才教育之”能作为人生一乐了吗?他们是喜欢做教师,但干的却不是教师教书育人本质的事,其自我价值体现在哪儿? 

    在自我价值实现的过程中,教师经常迷失自我。孟子把“得天下英才教育之”视为人生三乐之一,与“春蚕到死丝方尽,蜡烛成灰泪始干”形成鲜明对比。虽说后者赞颂了教师的无私奉献,却也过分强调了教师的社会责任、社会付出和社会价值,着力刻画的是教师奉献的一面,殊不知,这种比喻把教师固定在“吐丝”和“烛照”的角色上,教师在融融的赞誉声中逐渐丧失了自我,忽视了“小写的人”——“我”的需要,忽视了自我价值的实现,就这样,“我”从教生涯中的喜怒哀乐、内心需求和生命体验都被轻易地放逐了。除此之外,作为教师个体无形中把对学生们的脾气带到家中,常常失去了教育自己孩子的时间与耐心,失去了自我。

从接受师范教育开始教师就应该认识到这一职业的特殊性和重要性。便认识到教育是源于人与人之间的爱,是心与心之间的沟通,不是强制的灌输、怒斥和责骂,有些教师把教育当作苦差事,有些教师把教育作为没有其他合适工作的最后选择,这些都是不正确的观念。教师是高尚的,不是因为付出的比得到的多,而是因为面对的是活生生的充满朝气的学生。

“人的精力是有限的,我全部的生命和精力都用在语文教育学改革上,恐怕还不够呢。我不能分心,也决不分心,如果说我是一棵绿树,离开学校,这棵树就枯了,叶就蔫了,就黄了。”特级教师欧阳代娜把教书育人当成了自己生命的一部分,她离不开学生就像鱼离不开水,只有生活在学生中她才感到心安。教师从教书育人中得到的幸福感可以不断地给自己加油、促己完善,获得成长,真正在育人过程中实现育自己、悦自己,在社会价值和促进学生发展的同时实现自我价值。 

教育是行业,教师是职业。教师是一份需要宁静的职业。宁静中,你的视野才会变得开阔,见识才会变得独立,胸怀才会变得宽广,心灵也由此变得自由。如果任由外面嘈杂世界的支配而不倾听自己内心真正的需要什么,那么注定是缺乏教育个性的教师。单纯靠外力强制训练出来的“营养不良”的教师只能成为“教书匠”或“知识的容器”。因此,关心教师的工作、学习、生活等方方面面的发展,教师才能均衡与协调自我的职业需要和生活需要,才能从自己的成长中感受到工作的意义,体验生活的甘甜,理解生命的价值。


Copyright  2016  ©  万博滚球网站  |  校庆专刊    All Rights Reserved